官方TSA委员会不代表我

2020-07-03    收藏655
点击次数:504

官方TSA委员会不代表我

那个甚幺「基本能力评估及评估素养委员会」开了会议,一班有「不取消小三TSA」前设的委员,只议及操作及题型等不再是家长要求的议题。这些委员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漠视执行操作的学校、校长和老师的需要。

为了保住已经死不足惜的TSA,整个教育界放弃了公平、诚信与社会正义。为了保住TSA,补课变成活动,TSA操题卷变成补充练习,全部教育界的人包括老师和校长,亲身示範甚幺是语言伪术,甚幺是「走精面」。这班大人要为孩子们立一个甚幺的榜样?我们可如何培养下一代?

家长和孩子才是整个教育体制的最终使用者(End-user),可是家长和孩子同被摒弃于体制外,从没有参与制定教育政策的权利。被委任到体制内的代表,都是各怀鬼胎的伪代表。最佳例子就是所谓的家长代表汤修齐,本身是多间中小学的校董,他能否真正代表家长意见明显成疑。其他伪代表还有各区家长教师会主席,最佳例子当然是李偲嫣了!

当没有能力送子女离港升学的家长乾着急,这班手握掌控教育资源的委员,包括考试及评核局秘书长唐创时,以及教育局副局长杨润雄,分别送其子女到美国及国际学校就读。香港的教育弄得再烂再臭,都与他们无关痛痒。

我们家长的要求十分清晰,就是要更多的教育资源,要更多有心有力的教师,要更高学历和专业训练的教师如德国及芬兰等,要真正的20人小班教学,要更有效率的教学,要更有社会责任、道德观念和有真正家长参与的各个教育谘询,要有真正前线教学经验的如Pasi Sahlberg等层次的专家领导教育界等等。

国际的教育界正在反思这些评比和考核的意义和盲点,香港一众的教育官员和委员,你们还要再沉沦于这堆根本无助全人发展的数字到何年何月何种地步?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