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公斤山猪可卖千元拉撒狩猎养家以身犯险

2020-06-05    收藏188
点击次数:340

80公斤山猪可卖千元拉撒狩猎养家以身犯险80公斤山猪可卖千元拉撒狩猎养家以身犯险80公斤山猪可卖千元拉撒狩猎养家以身犯险80公斤山猪可卖千元拉撒狩猎养家以身犯险

对许多华人来说,猪肉可说是人间美食,同时也是砂拉越伊班族的最爱。砂拉越人最爱吃的猪肉,更多时候是来自全身毛髮浓厚且有着一对尖锐的獠牙暴露在嘴外的野猪 。别看野猪外表丑怪,其实,牠们的肉感奇好,且味道鲜甜,价钱还比农村饲养的猪肉高很多。拉撒自12岁起,便拿着祖传的猎枪在热带雨林游走,曾猎获了不少的飞禽走兽,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来自于卖山猪肉呢。他说,若能猎到重达80公斤的山猪,至少可卖逾千元的价格。

野猪也被称为山猪,是属于杂食性动物,广为分布在世界各个角落。现在的家猪都是在8000年前经驯化后的野猪演变而成。经过长年累月的进化,家猪成了野猪的亚种,两者外貌极不相同。

马来西亚的山猪毛色普遍上呈深褐色或是黑色,老山猪的背上多长有白毛。

雄性山猪有两对不断生长的獠牙,可以用来作为武器或挖掘工具,獠牙平均长6厘米,其中的三厘米露出嘴外,而雌性野猪的獠牙则较短。

虽然在许多人的印象里,猪是一种较为温和及可爱的动物,但山猪却极具杀伤力,曾发生人类被野猪攻击致死的事件。

山猪的外表虽然没有家猪那幺讨好,但在野外生长的山猪肉质却比农场所畜养的家猪还要鲜甜可口,所以非常受到砂州人的喜爱。

拉撒(Lasah)来自砂拉越中区的贝鲁皋(Pelugau),现年51岁。他是一个农民,副业是打猎。他居住在长屋,被誉为长屋里的打猎高手。自12岁起便跟随父亲到森林里狩猎,练得一手超高狩猎技巧。

山猪肉不易在市场找到

砂拉越在八十年代初期,内陆许多地方尚未被开发,那时候,成片的热带雨林都是内陆居民的栖息地。

他们熟悉森林的运作,靠着视觉和嗅觉在林里猎取动物充饥,即使不走进资本主义操作的社会里,他们仍能在林中逍遥快活。

砂拉越人最爱的野味便是野猪,无论是土着或华人,大伙儿对野猪的喜爱都是一致的。八十年代,伐木业兴起,砂拉越凡是成年男子纷纷进入伐木公司工作,薪水在当代是非常高的。大伙儿每每週末或是月尾回家,途中经过部落时都会下车买些山猪肉带回家。

许多当地人都觉得山猪肉比农场猪(家猪)来得好吃,因为前者在山林间奔驰生活,所以肉咬起来既有弹性又香甜。不过,山猪肉并不容易在市场上找到,因为那多是猎人狩猎所得,所以,与家猪相比,其数量既少又矜贵。

入林狩猎18小时 曾猎得狐狸鹿

拉撒的老家就在砂拉越郊区,最靠近他的老家的城市,至少需要两小时车程才能抵达。

曾有许多人建议他搬到市区,但他还是喜欢郊外的山水。每个星期,他会拿着祖传三代的猎枪进森林捕捉猎物,所得猎物有鹿有猪,偶尔还会猎到狐狸。

準备入林狩猎当天的大约下午3点,拉撒便会先在家里準备一些食物和饮料,如简单的米饭及装在保温瓶里的热饮,这是因为他得通宵狩猎。

然后,他会把手电筒、绳子和巴冷刀放入籐篮里。家人对他的工作早已习惯,他通常向家人简单道别后便上路。拉撒骑着摩多穿越路程约为30分钟的石头路,便来到了他惯常狩猎的秘密基地。

他说,他多是独自一人入林狩猎。

“一个人独自活动时,脚步就会轻盈一些,也能避免乌龙枪伤伙伴的情况。”

每一次进入森林狩猎至少要花18个小时,即下午3点出发,隔天早上9点才回到家,过程可说是非常费神。

一般上,他抵达狩猎地点后,都先把摩多停靠在树旁,然后安静地走进丛林。首先,他会先找寻山猪的足印,随着足印追蹤山猪的去向。

“能否有收穫,除了得靠经验,还得碰运气,这是急也急不来的事情。”

在寻觅山猪足迹的过程中,有时候找了好几个小时也不见山猪的蹤影。一名优秀的猎人必须要有超强的耐心,才能等到想要的猎物出现。

他说,他每次狩猎时最期待的猎物非野猪莫属,因为牠的价钱高。有时候还会猎到鹿或狐狸,但牠们的价钱不高,买家相对也较少。

花豹常躲树上偷袭人

拉撒说,他开枪射向猎物后,都会等猎物倒下,才靠近牠并綑绑牠的四肢,然后再把至少比自己重两倍的猎物抬到停放摩多的地方,把猎物绑在摩多后座,运回家里。

在过去三十多年的狩猎生涯里,他遇过最具攻击性的动物是花豹。

“我不害怕其他动物,但花豹却极为凶猛,牠们多是躲在树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跳下来偷袭人类。其他野兽像蟒蛇我都不怕,唯独花豹是我觉得最危险的动物。”

虽然如此,他仍在多年前猎到一头花豹,战绩可说是非常标青。

动物嗅到人味会躲开

身为一名狩猎者,“打猎的时候必须和猎物保持至少20米的距离,因为山猪的嗅觉灵敏,牠在闻到人类的气味时会离开。风大的时候更是要小心,切勿选在风从我们身后吹向猎物的方向,不然会吓跑猎物。”

拉撒说,虽然山猪有锐利的獠牙,但牠们很怕人,只要看到人类就会慌张躲开,其他动物也一样。

每到晚上,他都是靠着猎物咬果实的声音来分辨牠们所在的方位。

“山猪多是成群结队而行,每当我看到牠们经过时,只需要锁定其中一只作为目标开枪。”

猎物出现时,拉撒会事先暗中观察好几分钟,然后将手电筒照向目标。奇怪的是,这些目标不但不会躲开,还会因为被灯光照耀而发呆或愣在一旁。也因为有手电筒确认猎物的位置,猎人才不至于伤及其他猎人。

“一定是放眼最肥的那只呀!猎枪一次只能发一颗子弹,若来得及就发两三枪,最多每次可猎到两只山猪。”

常在部落或路旁卖山猪肉

拉撒说,他在猎到山猪后,只会切下一小部分留给家人吃,其余的部分都拿到部落或巴剎出售。

“每公斤山猪肉的售价大约是20令吉,若是猎捕到80公斤重的山猪,可换取千多令吉的收入,所以,山猪可以为我们带来相当可观的收入。

一般上,他会把猎到的山猪拿到附近的部落去卖,有时也会在大路旁摆卖。

“偶尔会有一些油棕芭的大老闆买得比较多。比起农场猪,大伙儿更喜欢的是鲜美多汁的山猪肉。”

随着森林不断地被开发,山猪出没的数量也逐年减少。拉撒坦言,他过去捕获的山猪数量远远超过现在。所幸还有其他副业,才能支撑整个家庭继续走下去。

拉撒的22岁女儿拉迪亚 (Radiah)说,他对父亲的打猎工作早已习惯,家人对父亲的狩猎技术也深具信心,所以不会担心他的安危。

山猪肉美味鲜甜 半数顾客为华裔

除了打猎,拉撒的家里偶尔也会饲养一些野生小猪,待养大后,再拿出去卖个好价钱。

砂拉越人捕获山猪以后,多喜欢配上姜葱和酱油简单煮炒,也有人把山猪肉放在火炭上烤。即使不加太多配料,也能烤製出香喷喷的猪肉串。

拉撒坦言,只要身体依旧健康,他就会继续进入森林狩猎。部落里的许多年轻人都到城市工作了,留下来的年轻人多追随长辈的脚步进入森林里狩猎,毕竟,有一技之长的人永远不用担心无立足之地。

拉撒长年和部落附近的华裔保持良好的互动,而向他购买山猪肉的半数顾客也是华裔,所以,当他知道今年是猪年后,他便祝福所有华裔猪年顺利快乐,并希望各族永远团结,绝不因政治立场的不同而伤和气。

“我身边有不少华裔朋友,我们常常一块儿吃喝聊天都没有问题。”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