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珍惜时间 活出真善美

2020-06-10    收藏253
点击次数:104

◎王灿昇(台南新丰长老教会牧师)

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卡(Seneca)曾说:「人生是通往死亡的一次旅行。」此趟旅行中,人因着不同的时代背景、年纪、文化习俗、伦理、宗教信仰等因素,赋予了死亡不同的面貌与意义。笔者则以「时间」为立论点,作为通往生命、迈向死亡的经验反思。

生死有时  如何活更重要
传道书三章1-2节:「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经文中出现了两个与时间相关的用词:

1.「定期」,希伯来原文字意「特定的时间」。

2.「时」,希伯来原文字意「时候、时间、命运、时机」。

这两个用词呈现出时间的掌控权在上帝手中。以人的角度而言,人生似乎就是一场命定与空虚。然而,传道书作者却指出,人在面对生死的同时,除了要以敬畏之心面对上帝外,也不要忽略了上帝的计画,因祂将「永生」放置在人的心里,让人不只看重「生死的时间」,而是在乎如何活出美好的生命(参传道书三章11-14节)。

传道书属于旧约圣经中的智慧文学,作者强调人必须拥有智慧,而书卷的最后做出结论:「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上帝,谨守祂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传道书十二章13节)

传道书的经文提醒我们,「生与死都有定时」,不管面对任何的苦难,或是感受到生命的空虚,都不能因此放弃生命,更需尽到人应尽的本分,活出上帝命定的旨意。

看似暗夜  同时也是明珠
笔者日前于牧养教会的松年大学课程,与长辈一起观赏影片《真爱每一天》,中文片名看似一齣爱情剧,但英文片名《about time》却是谈论关于生、死与「时间」的故事。中文的片名很妙,呈现出两种境界,华语「真爱」呈现出爱情的本质,而台语的思维凸显出「珍惜」的张力,「每一天」则呈现出「时间」在过去、当下与未来的整合。

新约圣经的希腊原文以两个用词表达时间观念,第一个是「chronos」(χρόνος),指出可计算、衡量的时间,意思可以是短期的或长期的,用来表达事件前后相继的事实,因此可翻译为「时候」、「日子」、「许久」等。

影片中的男主角是生活在「chronos」的时间中,更承袭祖先所遗传「穿越时空」的能力。但此能力却受限于「不能改变历史」的定律,从父亲特别吩咐「穿越时空并不能让人爱上你」,得知历史的既定事实绝非人所能掌控。

电影最引人共鸣的经典台词是,「因为每个生活中的细节都会带来快乐,穿越时空已经没有什幺意义。」男主角深知自己拥有特殊的能力,但他在运用此能力无数次后,却深深体会到生命中的每项经历,纵使是苦难当前,日后仍可能拥有许多美好的回忆。

这句经典台词也受到天主教德蕾莎修女的生命观所影响。德蕾莎修女基于「受苦让人更接近上主」的信念,一生致力于服事印度的贫穷百姓。然而,德蕾莎修女在服事时是一帆风顺的吗?根据一些被公开的私人文件,她写过一封信给神父Vander Peet,信中带着一种熟悉的倦怠感,描写出与世人所认知、不同的基督,即「缺席的基督」。

书信中,德蕾莎修女说:「对我而言,沉默和空虚是如此沉重,以至于我有眼而看不见,有耳却听不见。我的舌头在祈祷时颤动,却无法说话……我希望你能为我代祷,让上帝得以实现祂的意志。」很明显的,德蕾莎修女在服事时曾面临灵性上的幽谷。历史上,西班牙的密契神学家圣十字若望,在十六世纪就创造了「心灵的黑夜」这个词,来描写许多神学家或是修道人,在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特殊的经验与阶段。

这种暗夜现象,耶稣基督也曾体验过。当耶稣被钉十字架,面对死亡时,「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甚幺离弃我?」(马太福音廿七章46节)耶稣就在这样的痛苦中,完成了上帝救赎的计画。

苦难与死亡的确是人所厌弃的,但苦难与死亡却也是感受生命意义、体验信仰能力的最佳时刻。德蕾莎修女没有想要超越时空,最后因着坚持「受苦让人更接近上帝」的信仰观,带出美好的服事。

耶稣基督也未曾超越时空去改变历史,他顺服于上帝的旨意,最后完成救赎大功,复活后勇敢地对学生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廿八章18-20节)。由此可见,苦难与死亡看似「暗夜」,却同时也是「明珠」。

人生如客旅  活在当下
圣奥古斯丁(Saint Augustine)曾如此描述时间,他说时间是「现在」,过去是已消失的「现在」,未来是尚未临在的「现在」。诚如笔者每当拍下相片的一霎那,常会告诉被摄者:我们「现在」一起来拍「老相片」,以便「未来」回忆。

笔者常用相机记录生活点滴,有时发现当下拍摄的景色或人物,其角度不甚完美,不过却是真实的在记录「真」。而上传网路平台前,被拍的人物时常吩咐,相片需要「善」加修饰,才能完「美」。但何谓「真善美」?难道不就是在时间的「当下」吗?

新约圣经描述时间的第二个用词是「kairos」(καιρός),原文具有「契机、时机、机会」之意,也有迫切地买回之意,不仅表达要珍惜每个机会,也提醒这是可以改变人命运的契机,而此契机便是决定的时刻。

当今书店最畅销的排行榜书籍中,阿德勒心理学有关勇气系列的书名列前茅。为何强调勇气的书籍特别畅销?难道不是凸显出台湾人对于未来充满疑惑、感到失望,期待通过勇气提升自己未来的可能性吗?

勇气隐藏着台湾的当代社会现象,却也提醒着契机的重要性。如何在契机中活出真、善、美?电影《真爱每一天》的最后情节,带出了正面思维:所谓的幸福公式,即在于「以平常的心过好每一天」,幸福就藏在生活的细节中。

看似八股的幸福公式,却是入门的公式,这不仅提醒每个人务必珍惜当下的每一刻,更须採取勇气,与当下所面对的人事物,做出善意的行动与回应。

使徒保罗强调人生如客旅。「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慾;这私慾是与灵魂争战的。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鑒察的日子归荣耀给上帝。」(彼得前书二章11-12节)

既然人生如客旅,人就应该用心活在当下,以信心、盼望、仁爱,彰显生命的意蕴。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