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桌球共舞三之一】虎父无犬子父子当国手莫景皓归队为国征东运

2020-06-12    收藏434
点击次数:874

【与桌球共舞三之一】虎父无犬子父子当国手莫景皓归队为国征东运桌球国手莫景皓因从小受到也是国手的父亲莫伦康的影响,而爱上桌球,并多次代表大马踏上国际赛场出战,为国家赢得多枚奖牌。2009年,他因国家队管理层出现意见冲突情况,并阻止他参加职业赛,他遂宣布暂别桌球界,离开曾令他闪耀的舞台。接着,从绚烂回归平淡的他悄无声息的过了4年的平静生活。2011年,从小栽培他的父亲曾在受访时说,如果可以重来,他不会让儿子踏上打桌球之路,那是因为他看到当时的国家队管理层不珍惜景皓的表现,使得景皓受尽委屈,甚至发展受阻。不过,随着新任大马桌球协会主席亲邀景皓归队,他早前已重新加入国家队,2017年的大马东运会,他也将再次披上战袍为大马争光。提起同是桌球国手的莫氏父子的辉煌史,槟城桌球界可说是无人不晓。来自槟城的莫伦康是从1987年开始活跃于桌球界,他在九十年代时更是桌球界的风云人物,并曾为国家夺得两枚东运会英式撞球单人赛的金牌。1993年,莫伦康在槟岛老家开了一家桌球馆,于是,当时他那年仅7岁的儿子景皓就开始跟随父亲的步伐,走到球桌前打起桌球来。莫景皓说,他11岁那年,父亲眼看他打球打得起劲,于是便认真教他,并把自己多年累积的技巧全数传授给他。“我是在13岁那年第一次参加比赛,当时,我参加的是在槟城举办的赛事,结果,我的表现平平,并未赢得任何奖牌。”隔年,14岁的景皓却横扫全国少年组赛事,并一举夺得冠军奖座,而接下来的两年,他也先后蝉联冠军,于是,他的名字开始在槟城桌球界响亮起来。亚青赛夺冠 可角逐职业赛16岁那年,他更受邀加入国家队,不久后,他也代表我国参加东运会的桌球比赛,且表现不俗,赢得不少奖牌。在景皓当上桌球国手后,莫父并未给予他任何压力。“当时,父亲不曾带着望子成龙的心态来要求我,而是任我自由发展我的喜好和所长。”2005年,景皓在亚青赛荣获冠军奖座后,即获得远赴英国参加世界桌球职业巡迴赛的外卡,圆了他儿时最大的梦想。但幸福来得突然,走得也让人意外。参加职业赛可说是所有桌球选手的终极目标,因为这不但让他们在事业上进入一个稳定的状态,同时又让他们有机会和全球各地的高手一块儿切磋球技。“不过,我在参加东运会的赛事后,时任桌球协会主席却通知我无需去参加职业赛,让我大吃一惊。他还说,国家体育部没有足够资金供我出国参加职业赛,虽然我不相信也不能接受这个理由,但我也无法改变他们的决定。我心想,我费了那幺多努力才获得参加职业赛的机会,但他们却突然一脚把我踢下,这对我非常不公平。”过后,他对无法参赛一事耿耿于怀,毕竟他好不容易盼到自己在球坛上走到了一个新高度,但却突然无缘无故被人拉下来,任谁也无法在一时之间接受这样的挫败。国家队高层阻参加职业赛2005年,莫景皓的桌球生涯可说是刚刚处于腾飞的状态,但却因为国家队管理层的高层阻止他参加职业赛,导致他止步于梦想的门口。这对他来说可说是锥心之痛,但他也只能听天由命,尊重当局的决定,继续参加亚洲区域的赛事。直到2009年,对管理层的决定感到心灰意冷的他决定挂桿。当时,有人说他血气方刚,也有人因为了解他所面对的实际问题而尊重他的决定。“离开国家队的那几年,我几乎都不碰桌球。回到老家后,我尝试从事不同的工作,希望可以另找生计。”一个原本前途大好的青年突然离开最熟悉的舞台,他的人生也因此陷入了最低潮的时刻。当时,莫父对他的决定也没多说什幺,因为他知道孩子的苦衷。莫景皓说,当年促使他离开桌球界的主要原因是国家队管理层的时任高层阻止一些选手参加其他赛事。“对我们来说,比赛是很重要的经济来源。他们不让我们参赛,那我们要靠什幺来过活?”新任主席诚邀重返国家队桌球选手的心酸,外界无法理解。一般人都以为,一个在国际舞台赢得金牌的选手,怎幺还会担心经济来源?但是,那确实是许多桌球选手都面对的问题。除了比赛的奖金,他们甚少得到资助和赞助,不稳定的收入令他们苦恼不已。虽然那些年的不如意让他印象深刻,但他在受访时也只是轻轻带过那几年的失落感,并指他不便透露太多。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那些年的失意对他的打击有多大。外在的光鲜亮丽根本无法让他过安稳的生活,而现实生活中的不如意,他可说是有苦自己知。2013年,新任大马桌球协会主席亲自登门拜访景皓,而那也是他回归大马体坛的推动力之一。“总教练的鼓励和劝导说服了我,让我重新燃起对桌球的热忱。”他回归桌球界的第一年,就在缅甸东运会的英式桌球单人赛赢得铜牌,2015年的东运会,他则和队友涂振龙一同摘下双人赛的金牌。他的回归获得国家队的重视,也让他得以重新发挥所长。在受访期间,他反覆强调年轻时的热血被人给浇熄,且让他一度心死。这个事实显示,国家队的教练和管理层的素质,对运动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父去世失父子兵出战机会今年,莫景皓原本是和父亲一同在东运会披甲上阵,但莫父却于一月突然离世,所以,景皓只得孤军出战。父亲去世后,他曾留在槟城约一个月以处理家事。而已有一段时日没有露面的他在接受本报访问时流露一脸倦意,显见现实生活的种种问题最为磨人。不过,当他开口谈到他的桌球生涯时,他马上显得神采飞扬,可见桌球是他的动力来源之一。对许多人来说,桌球只是一种娱乐方式,但对他来说,桌球却是他的生命的一部分。他费尽力气在球赛上为国家争光,只盼国家能相对珍惜他的付出,并给他应得的机会。相信这不止是他的盼望,其他选手努力付出时间和精力,为的也不过是获得国家的重视和支持。盼重获参加职业赛机会今年的东运会,景皓将再次披上战袍为大马争光。对于这场比赛,他轻鬆看待。“最重要的是平常的练习吧。若平时缺乏练习,那幺,即使赛前再怎幺努力也是徒劳无功。”对于这名已有十多年经验的老将来说,他早已能心平气和地面对比赛的压力。桌球比赛是一种需要高度专注力和良好抗压能力的赛事,若要打出佳绩,心理建设和技术可说是一样重要。今年8月,他将带着已故父亲的期望,再次站上国际舞台。“我也将放眼职业赛,希望往后的日子,我可以失而复得,那是每个桌球选手的梦想啊!”沉寂约4年的景皓,如今已蜕变为稳重的选手,且更加明白自己的目标。询及他会否支持女儿加入桌球界时,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他会尊重女儿的决定。“我不会勉强,打桌球最需要的是热忱。”唯有经历过失去的痛,才会更深刻明白拥有的幸福,这一点,他的感受最为深刻。如今再次活跃于球坛的景皓,终找回他对桌球的热忱,且越战越勇,盼能在接下来的国际赛事上继续绽放光芒。特约/克里斯[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