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桌球共舞完结篇】走遍各州发掘好手国家队总教练谢诗安盼再创

2020-06-12    收藏924
点击次数:136

【与桌球共舞完结篇】走遍各州发掘好手国家队总教练谢诗安盼再创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由于我国的桌球选手表现标青,东南亚各国的桌球选手无不把我国尊为龙头老大,但他们在敬仰大马选手的当儿,也不忘发奋图强,期盼有朝一日能在桌球界创造出超越我国的成绩。而在我国桌球界青黄不接的情况下,我国桌球队的成绩也渐渐落后,到了千禧年,我国桌球队更曾一连数次在赛场上空手而归。谢诗安说,2001年,虽然东运会在吉隆坡举办,但因我国派出年纪较大的选手,他们最终纷纷因体力不继而无法取得佳绩。13岁开始接触桌球2002年,谢诗安受委为本地桌球青少年发展计划的负责人。在他的带领下,大马桌球协会开始举办全国青少年桌球赛,并吸引大批年轻人参加。过后,我国更通过这些比赛发掘到多位具有潜能的桌球能手,如英式桌球一哥涂振龙和莫景皓。英式桌球(Snooker)的球桌比一般的美式檯球(Pool)要大,但前者的袋口却比后者小,且桌球的颜色分类不同,规则也各有一套。英式桌球承继了欧洲贵族的气息,而美式檯球的球风就受到美国人的豪放性格的影响,在刚强中带点彪悍。目前,谢诗安一人身兼多重身份,他除了是国家队总教练,同时也是我国桌球协会的主席,而他本身也在外经营一家运动会活动筹备公司。他从13岁开始接触桌球,并曾创下辉煌成绩。2005年,他受委为我国的国家队总教练,并展开了他长达十多年的教练生涯。2013年,前任桌球协会的内部纷争结束后,他被选为桌球协会的主席,为我国的桌球运动再次带来希望。接近二十年的教练生涯里,他意识到一名有潜质的选手并非只靠丰厚的实力,该选手的品行和修业其实更为重要。“桌球是结合肢体和头脑的运动,所以,单靠技巧并不足够。若是一名运动员没有体育家的精神,就仅仅因为自己的实力赢过他人而高傲,那幺,他的进步空间将受限。而运动家的精神是不吝于接受他人的意见,绝不能无止境地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头,忘了同个时候也有他人正在崛起。只有选手愿意作出改变和妥协,我们才会接纳他们。我曾遇过一名很有趣的华裔球员,初次见面时,他的中英语都说得不好,满口都是槟城式福建话,且常常嘴里叼着烟打球。但经过好几年的培训后,该名选手后来变得十分有纪律,且成了大马桌球一哥。”缺少具潜能女桌球手虽然我国在英式桌球领域的成绩傲人,但在其他种类的桌球方面的表现却只是一般。谢诗安披露,本地的女选手少之又少,这是桌球协会目前所面对的最棘手问题。“我们曾有很优秀的女桌球选手,但她们在婚后就退出体坛,而现在要找到具有潜力的女选手并不容易。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具实力的女选手。”眼看我国的桌球成绩逐渐被中国和泰国超越,谢诗安感叹我国还欠缺设备完善的桌球训练学校。“同时,大马人对桌球的偏见,也使得这项运动的发展较为缓慢。中国大陆有些孩子才6岁,父母就把他们送到桌球学校接受训练。从小栽培的方式可以让他们成为优秀的国际选手。但是我国却不同,很多选手迟至16或17岁才开始接触桌球,相较之下,我国的选手的起步远比其他国家的选手要迟。”他说,即使一般家长有心带孩子到桌球场练球,但因法律规定只有18岁或以上者才可进入桌球场,这些家长也无计可施。“当然,为人父母者大可以把桌球等设备买回家里,供孩子练习,但并非人人做得到。在我国要打业余桌球的人不少,但是具实力者就不多。”虽然如此,他仍旧马不停蹄地北上南下的发掘有潜力的选手,并在过去十多年来为我国发掘了不才桌球好手。家长忧孩子在桌球场学坏谢诗安披露,大马桌球协会曾于2005年把英式桌球带入5所本地小学,希望可以通过把桌球带进学校的方式,推广本地的桌球运动。“起初,许多家长都表示反对。他们认为,桌球是不健康的运动。因此,桌球运动前前后后在学校生存了两年以后,终被撤回,主要原因是家长担心孩子在学校学会桌球后,往后会为了要打桌球,而到坊间一般桌球室活动。”过去,大马的桌球场多是设在黑暗的空间里,且许多在桌球场打球的人常在场内抽烟喝酒,甚至打斗。“现在的桌球场不同了,大部分乾净明亮。从外头就可以清楚看出里面的活动。但因球场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售卖烟酒,所以,本地至今还没有一家无烟无酒的桌球场。一般父母担心孩子在这些娱乐场所染上不良嗜好,所以不让小孩进入这些桌球场。当然,为人父母者的苦心不难被理解,只希望大马能儘早出现正规的桌球学校,以供有心学习桌球的年轻人发挥所长。”为了栽培桌球界的精英,他费尽心思,但往往有很多现实条件却非他个人能力所能及,所以他也只能尽力而为。国家队青黄不接谢诗安说,桌球协会多年前曾因为内部问题,导致原本位于武吉加里尔的桌球专业训练所被关闭。如今,国手们只能在各自的地方练球。“桌球选手多是在外头自行练习,然后每个月由协会举办一些集合式的练习,再通过这些练习来评估选手们的球技的进展。”他指出,目前的国手人选的平均年龄都在30岁上下,因此,这些选手再参加多两届的东运会后,就必须由新手顶上。 “新人需要4或5年的时间来培训,所以,我们已和青运会讨论此事。”他对年轻选手的要求也绝不妥协,他认为,选手的纪律和态度最重要。在过去多年来,他的行事风格就是先淘汰没有纪律的球员,即便他们的技术再好。“球员必须有团队精神,那些一意孤行的球员,我们就无法留下他们。”当教练和球员的沟通桥樑国家队总教练谢诗安的工作并非纯粹训练选手,更重要的是,他必须拟定训练蓝图供所有国手参考,并成为球员及教练之间的桥樑。“教练和球员之间的沟通非常重要。有时候,新来的教练要180度改变球员的训练方式,这时候,我的工作便是当中间人去调解他们之间的沟通问题,并让教练知道,球员需要他们给予精神上和技术上的支持。”他说,总教练必须对球员和教练清楚说明他们必须达到的目标,并确保双方之间没有偏见。“国家队已有两年没有提供专业桌球教练的培训课程,所以,我们目前正积极寻求专业人士的协助,希望可以在短期内协助即将在8月参加东运会的选手加强训练。” 长期和球员的相处,让他和球员之间建立了融洽的相处关係。2003年的缅甸东运会,他带领了4名年轻球员上阵。为了摘金,他和球员一同染上一头金髮。虽然他们过后只在赛事中获得3枚银牌,但这场赛事却为他们带来满满的感动回忆。‧2017.05.05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