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新北投车站传奇

2020-06-14    收藏737
点击次数:836

先听一首歌。

陈明章。来源:Youtube

「心爱ㄟ老车站」,这是2005年陈明章特别为声援新北投老火车站回家运动创作的一首歌。

七、新北投车站传奇

为了盖捷运,1989年老火车站被拆了,这使社区的一些居民非常捨不得,幸好李重耀建筑师努力奔走,又遇到了爱好历史古物的施金山,施金山以象徵性的一元买下来,再花了千万元把车站拆解到彰化县台湾民俗村内重组,新北投车站才逃过一劫,成为全台北市唯一保存下来的老车站。

都市发展后为有历史意义的旧建筑找块地重新盖好,好让人瞻仰最有名的应该就是日本明治村了,明治村这做法一直被人认为很了不起。

施金山也很了不起,被他搬到的台湾民俗村内保存起来的除了新北投火车站外还有六座建筑,北斗奠安宫、嘉义廖氏诊所、麻豆林家古厝、斗六一条龙、嘉义一条龙、鹿港施家古厝。

因为在当时的台湾「成长挂帅」,旧建筑让位给进步的新设施被当做理所当然。所以火车站刚要北投被拆时,大家庆幸有施金山把他搬去保存。但1990年代伴随着民主化,文化本土化,学校开始开设乡土教育课程,社区营造等等的风气形成,想念新北投火车站的社区住民开始渴望把他搬回来旧地重建。

2004,火车站被搬走的15年后,忍耐不住的社区居民发动火车站回到新北投运动。陈明章的「心爱ㄟ老车站」就在他的第二年做来为运动筹款的。

2007年施金山过世,台湾民俗村闲置,园区有好长一段时间没人管理维护,7栋老建筑严重受到破坏,彰化县政府只好赶快列为暂定古蹟。关心的人都非常着急,北投八头里仁协会2012年底底提送「新北投车站风华再现」合作企画希望募款七百万元,并徵求至少一千位重建志工,大家出钱、出力,一起把车站盖回来。

运动努力到了今年3月,大家差不多已经絶望时,4月突然峰迴路转,很戏剧性,火车站新的所有权人日荣公司决定无偿捐出车站给台北市在新北投原址重建,为这件事努力奔走吴思瑶说她高兴得哭出来了。

顺利的话,新北投车站可望在2016年前、车站百岁生日修复。日荣公司说他们乐意捐出来是因为「认同任何历史价值建筑必须与原本定着土地具有关连性,方能彰显建筑与当地人文、历史之渊源」。

这句话讲得不简单。从任意刬除充满历史记忆的旧建筑,到盖明治村,台湾民俗村收容他们,再到新北投火车站回家,这是文化观念很了不起的进步。

在这过程中我们毫无疑问的看到了在地社区居民尤其是地方文史工作者不能埋没的贡献,但,更神奇的是早年从中南部蜂拥到台北为生活奔波的年轻人在台北生儿育女落地生根,认同这一个不是他出生地的社区后的努力,没有他们,火车站回家的运动大概成功不了。他们认同了安顿他们生活的社区,也努力重建已经被挂帅的经济成长破坏得七零八落的历史和记忆。

在新北投火车站回家运动中他们曾经办了一个活动,放映胡台丽的电影「让灵魂回家」____真贴切,当历史重新被记忆,北投的灵魂也回来了,他们自己的灵魂也不必再漂泊了。

浅谈新旧北投车站。影片来源:资料图文由杨烨先生提供,吃喝玩乐在北投fb社团製作影片

新北投火车站能够回家,有文化大环境的必然基础,但更有太多奇蹟似的偶然凑巧。大环境让我们感受到大时代的脉搏;偶然凑巧令我们在悬疑忧虑中惊喜处处;而人的努力把时代和偶然贯串起来,小人物便这样生动地推移了历史。

◎刘克襄  悲情北投:回不去的车站,硬要来的缆车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