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困少年(上)护幼中心进囚房少年犯变有识之士

2020-06-26    收藏126
点击次数:963

囚困少年(上)护幼中心进囚房少年犯变有识之士一座高墙、重重铁门、重兵把守。一群无知少年,囚禁其中。他们不愿永远守住这座墙,更不愿把这里当成永远的归宿,于是,在监狱局辅导官的协助下,儿童庇护中心的义工老师们携着一本本厚重的课本,以及一颗热诚的心,走进了他们的世界,愿能把坏变好、把无知少年变有识之士。《》记者于最近跨过戒备森严的监狱栏杆,越过层层重兵来到扣留所,出现眼前的,是一群脸上尚存稚气,满口不正经的少年们。然而,谈起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前途时,他们原来只是头压得低低、不知前路的茫然少年。护幼之家(SHELTER Home for Children)每星期三天派辅导老师前往加影监狱为750名少年犯上课,尤其是即将面对大考的少年犯,老师更特别协助他们温习,以让他们在监囚的日子中也不荒废学业。护幼之家负责人詹姆士(James Nayagam)指出,中心为少年犯準备各类型的课程,如阅读、书写、电脑及医药保健等课程。“当然,我们也会为即将面对初中评估考试、大马教育文凭及高等教育文凭考试的考生複习功课。”詹姆士是于4年前与这群少年结缘。当时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友人闲聊,赫然发现加影监狱内闪禁了7名少年犯。他不假思索,连忙写信给监狱负责人查询此事。经过多次函件往返,他终于有机会进入监狱内,这一去却发现,牢里关着的少年犯不只7名,而是350名。“我起初还不相信成人监狱内怎会有少年犯,但亲眼看见后,我才相信这一切,所以我要求监狱负责人让我们的老师进入监狱教导少年犯,没想到他们一口赞成。”他对初次为少年犯上课的印象特别深刻。他说,初来乍到时,少年犯都抱着怀疑的眼光看着前来的老师,质疑他们教课的目的。“他们都会发出疑问,你们来这里做甚幺?”他说,在为少年们上第一课时,他首先对少年犯解释他们此来教学的目的,“我们是来协助你们的,你们其实是不应该被关进这里的,你们应该在学校上课。”“日子久了,他们逐渐了解及熟悉我们,也开始会主动前来向我们求助。他们抱着的心态是,如果你是为了修正我们的行为和观念,我会更加爱护你;相反的,如果你是来处罚我,我就不需要你。”他解释,由于少年犯在狱中过着千篇一律的等待日子,所以他们的自我形象非常低,也对未来的日子感到绝望。“我们曾为少年犯作过压力测试,发现他们承受的精神压力非常沉重,主要是因为他们对未来感到不确定,也不知道自己的法庭案件会有如何的结果。”其实少年犯的心中充满愤怒。詹姆士有点激动的说,他们认为本身经历这一切后,已经非常优秀,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倒他们,因此他们都会挑战法律,例如开快车,以证明本身的价值。他希望透过辅导课程,这群少年犯的偏激想法能有效地调整,中心更会随时为他们提供法律谘询及援助,这也是他们最迫切需要的一环。辅导师助重入社会护幼之家除了协助辅导被关进监狱的少年犯外,在少年犯被释放后,辅导人员也会为他们提供生活上的协助和支持。詹姆士解释,儘管辅导师在狱内已给予辅导,但由于他们脱离社会已有一段时间,出狱后无法立刻就适应社会的节奏。“我们会先让他们换下旧衣服,轻鬆一下,然后为他们进行健康检查,确保他们的身体状况处于良好状态。”他解释,由于监狱内缺乏毛巾、牙刷等卫生用品,因此他们必须共用,这也使许多少年犯患上皮肤病。他续说,之后工作人员会询问他们的意愿,再协助他们寻觅工作机会,让他们重新投入社会怀抱。不过,由于中心的义工老师有限,所以每次只能派遣一、两名老师到监狱教课及辅导,人手多时,最多也是3名而已。此外,该中心也在狱内设立了图书馆,但藏书有限,华文书藉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詹姆士呼吁社会人士为这群无知的少年提供援助,他希望大家可捐助一些卫生用品及书本,更欢迎一些义务老师共同加入他们的行列。出狱后再犯机率高大部份少年犯在未被逮捕前都已辍学,并从事一些与专业技术无关的工作,如拖车员、泊车员或货仓管理员。詹姆士解释说,就因为这样,一旦他们出狱,无论申请学校或工作方面,常常会面对难题。数据显示,儘管很多少年犯被捕前是初犯者,但60%的少年犯会再次犯罪,这也是詹姆士最担心的问题。他认为,如果不把这些少年犯导向正轨,日后他们就是重刑犯,也成了社会的威胁者。他比喻,一个少年犯若被安排重新回到校园,他们很大可能已跟不上课程进度,因此上课对他们而言是沉重及无聊的事。“他们学历不高,再加上曾入狱,很少公司愿意给予他们工作机会。此外,他们还得面对社会人士的歧异眼光 ,这些都令他们的自我形象很低。”他续说,年仅17岁至19岁的少年犯在重新投入社会时受到种种挫折后,一般上都会感到很受伤,继而选择投入之前损友的怀抱。採访手记:天真如邻家弟弟以探访者的身份,我们终于来到加影扣留少年犯的监狱。在监卒打开一道又一道沉重的监狱大门后,我们进入了高达40公尺的围墙内,放眼望去,只见扣留所分左右两边,狱卒领我们走进右边的大门,经过一道铁闸后,总算进入了扣留所。在护幼之家的协助下,目前狱内已有图书馆,以及一些学校用的马来文及英文课本,至于中文课本,则只有唯一一本四年级的学校课本,所以当记者问起这里的华籍扣留犯时,他们都说没有进过图书馆。这一天,16位华籍扣留犯坐进课室,与记者面对面谈起他们在这里的生活,这批年龄介于18至20岁的扣留犯,有被控谋杀的、涉嫌打抢、贩卖盗版光碟而被逮捕进来。问起这里的生活有缺少什幺吗?他们大笑问:可不可以有冷气?接着另一个就嚷着说:不要这幺贪心,给我们的房间一把风扇就好了,又是一阵大笑。在这群小伙子的脸上,记者看不到恐惧,他们天真得就如邻家小弟弟般,可以自然的侃侃而谈,从他们身上,你很想像他们竟是是犯下谋杀罪或拿刀打抢、下半辈子可能只能在监狱度过的囚犯。对于自己的未来,他们会感到害怕吗?他们都一致的摇头,老实的说,在被警察逮捕时的确感到害怕,但进来监狱一两个月后,渐渐的就适应了。他们说,在这里一切都要靠自己,容纳了20个人的地板必须分工合作打扫,牙刷、牙膏要自己买,衣服要自己洗,最大的娱乐就是在下午时段到球场打打球和看看电视。问他们有读书吗?有数个举手说,已经报考了初级文凭考试(PMR),但看到他们手上只有一本练习簿和一支铅笔。他们说,房间里有一本课本,是之前的扣留犯留下来给他们的,晚上时几个人就会共用一本参考书来温习功课。提到功课,许多少年投诉说没有华裔老师教课,马来老师的教导让他们一知半解。在整个谈访中,大家最一致的想法就是,希望有一位华裔老师到监狱来教导他们。最后,记者问道:如果被释放出去,最想做什幺事?众人都一脸茫然的说:“放出去以后才打算吧!”离开时,再次听见监狱的铁闸一道又一道的关上,封锁着的不仅是这些囚犯们,更把他们未来的人生希望也一併关上了。这一刻,我不禁想起囚字,一个口关着一个人。少年犯在监狱面对的问题骯髒及拥挤的环境肉体及心理的压力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教育课程常患皮肤病不良的卫生情况缺乏休闲的设备缺乏卫生用品少年犯需要的资源牙膏牙刷拖鞋中三及中五的学校课本华语故事书杂誌文具各类励志书籍护幼之家的联络:No.9 1st flr Jalan Barat,46200 Petaling Jaya.电话:03-79550663电邮:[email protected]网址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