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印尼》:巴达维亚首任华人甲必丹

2020-06-10    收藏840
点击次数:415

情归何处话鸣岗

原来在西爪哇万丹拓展事业的苏鸣岗,因缘际会于一六一九年十月十一日接受荷兰大总督委任为巴城首位华人领袖,担任华族发言人角色。成为荷兰统治巴达维亚期间任期最长的华人甲必丹。

欧洲大航海时代的来临,葡萄牙、西班牙、英国与荷兰等欧洲海权强国逐一将商船舰队航向遥远的东方,无论是从欧洲直接南下再东行,或是向西绕行半圈地球再抵达东方,期待的就是找出贸易商机。中国、印度、印尼与日本等,都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对象,尤其是当时印尼摩鹿加香料群岛上的丁香与肉荳蔻商品最具吸引力。

相对于欧洲海权强国四处拓展海上贸易,明朝末年政府既腐败又闭关自守,以至倭寇横行,民不聊生,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闽粤居民只好出走下南洋,希望能在他乡闯出一片天地,福建人苏鸣岗就是那个时代离乡背井的一份子。

巴达维亚(Batavia)首任华人甲必丹

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VOC)董事会为了了解该公司的运作情况,1921年12月开始要求公司各商馆撰写驻地日记。1624年的巴达维亚城日记,就以迎接远道而来的明朝使节开章书写,苏鸣岗的名字也首次在荷兰的文献记载中出现。

1624年1月1日,星期一,明朝福建巡抚派出的两名特使黄合兴(与外商来往致富的华商)及陈士瑛(官方代表),在4头大象、12匹马,以及荷兰总督府官员的陪同下,被隆重引导进入巴达维亚城,简称巴城,即现在的雅加达,向大总督(Governor-General)彼德・卡本特(PieterdeCarpentier)呈交福建巡抚的信件。1月7日,星期日,大总督偕同参事会员陪同明朝使者,接受当地头人,也就是巴城第一任华人甲必丹(Capitan)苏鸣岗(SouwBengKong)的午餐招待。

该年份日记的第1篇章中,详细描述两位使者入城的情形,也说明了2名信使到访目的在于向巴城的荷兰领导们提醒表示,如果有意促进巴达维亚及其所属地区与明朝贸易,荷兰必须离开明朝辖下的澎湖群岛,不然后果将不利于巴城。并开出数个配合条件,包括善待荷方滥掳无辜华人到巴城协助建城者,同时吁请荷人对居住巴城的华人以礼相待;不再派船到中国沿海骚扰,明朝政府将指示华商主动前往巴城与荷兰人贸易。

1624年6月12日,荷兰殖民台湾首任总督马谛努斯‧宋克(MartinusSonk)从巴城航向台湾就任。同时,明朝派到巴城谈判的两位特使,也象徵性的载着300名华人回国,以便向明朝政府交差。

如果可以安居家乡,有谁愿意离乡背井,走入未知的世界。明朝末年民生凋敝,沿海地区海盗横行,加上由日本浪人所组成的倭寇,在东南沿海烧杀掳掠,明朝政权不得不採行严厉的海禁政策,希望透过与世隔绝的方式,换取泱泱大国的安全保障。但原本从事海上贸易的东南沿海居民,为了谋求生路,只能继续往海上发展,不少人在沿海地区从事亦商亦盗的生活,如安徽地区的徽商王直、许栋为,广东地区的粤商林道乾、林凤,以及福建地区的闽商李旦、颜思齐、郑芝龙、许心素、刘香等人所带领的海上武装集团。其中尤以福建泉州南安石井乡郑芝龙所属商盗集团影响最为深远。

另有一批批心怀远志或为局势所逼的沿海居民,则不顾明朝禁令,跨海往更宽广的蔚蓝大洋航行,在东南亚各地为后世子孙开创出一片片新家园。福建同安新店人苏鸣岗就是那个年代到海外开疆闢土的典型人物之一。

明朝末年政府对内採行海禁政策,对外则令各级沿海官员透过各种方式,直接或间接的要求荷兰舰队司令及其总督,放弃佔领位居台湾海峡要冲的澎湖群岛,并建议甚至派专人引领荷兰人到当时不属明朝政权辖下,也就是化外之地的大员(台南安平)驻留定居。同时口头应允不再准许华商前往马尼拉及日本,与西班牙人及日本人直接通商,而仅同意华商前往大员地区,与在那里殖民的荷兰人进行贸易。

在明朝政府的强力推销,以及当时知名海上武装领袖李旦与郑芝龙的仲介引导下,台湾西南部于1624年成为荷兰的殖民地。荷兰殖民者也开始在今天的台南市兴建初名为奥伦治城(Orange)的商馆,再于1627年奉董事会指示,改为荷兰7省之一的名字—热兰遮城(Zeelandia),以便管理当地原住民与治理台湾岛,同时也陆续从福建等地引进汉人,协力开垦南台湾。热兰遮城成为南台湾对外贸易的中心。

当时已在巴城掌管华人事务的甲必丹苏鸣岗,应该也料想不到,他会在巴城当了17年甲必丹离任后,有机会随着荷兰新任驻台湾总督范・登・勃尔格(JohanvandenBurch),于1636年8月5日抵达大员,驻留了2年多的时间。

只可惜,他始终无缘从台湾跨过海峡返乡,衣锦荣归故里福建厦门同安。

《看见印尼》:巴达维亚首任华人甲必丹

书名:《看见印尼:横跨赤道的彩虹国度》作者:李东明出版时间:2019年4月出版社:玉山社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