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羞辱孩子,却不让孩子哭,台湾式的教育分裂了孩子!

2020-06-18    收藏103
点击次数:323

你在羞辱孩子,却不让孩子哭,台湾式的教育分裂了孩子!

  孩子一哭,成年人就想方设法制止,温和一些的「哄」(乖,别哭了),粗暴一些的吼骂(有什幺好哭的!)或者恐吓(再哭就xxx!),总之哭是被禁止的;孩子与自己的真实感受割裂,对自己想哭的冲动感到羞耻,习惯压制这些情绪,这些都为将来的心理问题(乃至精神疾患)打下基础。

  抱慰、倾听、陪伴,家长们改变一下做法吧!

  多少人,在自己家人前体验过,可自由哭泣。对方不斥责,不焦虑,不攻击,也不找答案,而是先拥抱着你,就做一个陪伴者,听你哭。这种行为被称为「抱慰」。

  但抱慰另一个人的痛,在中国家庭,常是一个奢望。我所熟悉的中国家庭故事里,哭,像是一种罪过。家长对孩子,孩子对家长,夫妻间,都有一种逻辑--你哭,就等于我做的不够好。所以,我们都要求对方不哭。如对方哭,健康一些的人会焦虑地自责,不健康的人会暴怒。我们不试着去抱慰对方,而是希望对方停下来不哭,至少要哭的人给一个解释。

  特别是孩子的哭,本来孩子的心是最纯凈的,哭的原因最容易找到,也最容易安抚,但太多中国父母对孩子哭泣的态度,达到了变态的地步。

  我老家的农村,甚至有一个传说:长齐牙口的孩子,如果经常夜哭,就会带来灾难。所以,一旦发生这种事情,他们不会想着去理解孩子,而是打骂孩子,逼迫孩子不哭,甚至去找巫婆。最近知道广东这边也有此说法。

  听到最夸张的故事,是一个大家族,如孩子哭,大人就把孩子按到,掰开牙,塞一把盐到孩子嘴里。再关上孩子嘴巴,逼问,你还哭不哭。如孩子摇头示意不敢,才将孩子放开。这是对孩子何等残酷的虐待!

  这样做的逻辑都是,我们不去理解对方的感受,不去了解对方到底发生了什幺,而只寻求表面上的没事。就像政府一样,万头猪泡进黄浦江,各部门却都说没事。

  一位妈妈告诉我说,她的孩子一次对她说,我想哭,但怕爷爷奶奶说我。妈妈说,你哭吧,我挡住他们。

  果真,孩子一哭,两位老人过来着急地问,发生什幺了,你妈打你了吗?简单解释后,她请两位老人出去,把门划上,让孩子安心地哭。哭了一会儿后,孩子停下来说,好多了。他没做解释,她也没要解释。很美的故事。

  对哭泣的态度,也是中国父母乃至所有中国成年人对待感受的态度。哭,像是罪过;谈感受,像是羞耻。

  原因是:你哭泣时,勾起了我内在哭泣着的小孩;你谈感受,勾起了我向人敞开心却不被看见甚至被羞辱的羞耻感。

  一位网友分享了一个更美的故事:

  童年时在爷爷家里哭是我的家常便饭。受委屈就直冲到爷爷家里撒泼,在水泥地上打滚,跳脚,叫嚷,爷爷为此铺上木地板,提供我舒适的环境哭。而他坐在门外不声不响,毫不干涉,有爷爷这个出口,我现在终还保持着内心的一份善良与和平。

  矛盾的是,中国父母与大人一方面不接受孩子哭,另一方面他们又喜欢「逗」孩子。

  三位网友讲了三个残酷的故事:

  1)昨天在电梯里看见,一个5、6岁的孩子喊妈妈帮忙把牛奶盒子打开,央求了好久,妈妈接过来打开自己喝了,孩子哇的就哭了。妈妈跟旁边的人哈哈大笑,觉得是在逗孩子好玩。为什幺成人总是喜欢辜负孩子对我们毫不设防的信任?

  2)「逗」小孩,有个极端的真实案例,有个小孩的父母常年在外工作,一群大人拿孩子开玩笑,说你爸妈不要你了,再也不回来了,那孩子一听就哭了说不是的,但那些大人一起起鬨说就是不要你了,孩子哭着跑了,后来天天跑到码头等船,一开始大家不在意,但后来发现小孩精神不正常了。

  3)小时候读幼儿园之前,妈妈上班就把我锁家里,我每天坐在阳台上,以前的阳台是栏桿式的,我就坐在栏桿边上,腿伸出去,手扶着栏桿,唉唉的哭着要妈妈。这件事一直被爸妈拿来当笑话讲,学我的口气说」妈妈要我」。

  类似的故事比比皆是,只怕每个中国孩子成长中都经历过,这让我禁不住想:把残酷的事情当成笑话看,也算特色吗?

  特别是,这种事最容易发生在父母与孩子间,多少人有这样的经历?你觉得最受伤和最屈辱的事情,一直被父母当笑话讲。

  我自己的理解是,中国广泛存在的「逗」小孩,就是把心灵仍然敞开而单纯敏感的孩子,弄得和成年人一样绝望、粗糙而鄙俗。

  既不让孩子哭,又喜欢「逗」孩子,将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看,该是何等奇异啊!

觉得文章不错?点击下面的按钮分享到facebook或其它社交网站!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