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救赎走向地狱──《通往黑暗的瞬间》(Magical Gi

2020-07-08    收藏103
点击次数:536

带着救赎走向地狱──《通往黑暗的瞬间》(Magical Gi

  一个父亲全心想完成重病女儿的愿望,这个前情提要看起来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充满爱与勇气与希望的「女儿的待办事项」,而且结局是催泪感人的那一种。

  但是这部并没有,而且剧情还一路歪曲走向毁灭。

魔鬼就像是存在于我们体内的酵母,一种膨胀着的、折磨人的、紧张的酵素,发酵了所有危险过度、心醉神迷、自我牺牲和自我毁灭的东西,而排斥了其他的安静的存在。──斯蒂芬‧茨威格《与魔鬼作斗争》

‧善良与邪恶与洋装

  从一个良善的心意出发,为了让自己珍视的人快乐而开始的念头,却也因为偏执而把自己逼入绝境。天价的设计师款动漫洋装作为一份救赎的礼物,失业父亲路易斯将自己的心意和对女儿艾莉西亚的爱全押在这件洋装上,这份完全超过他所能负荷的爱将他逼到死角。以爱之名,他不择手段只为了得到这份救赎。魔鬼并不会每次都要人拿灵魂和他交换金钱,他只要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露出恶的一面就够了,随着骨牌效应,魔鬼就会在世间流窜。

‧正常与疯狂与伤疤

带着救赎走向地狱──《通往黑暗的瞬间》(Magical Gi

  芭芭拉的美丽充满危险,她的精神状态更令人不安,她被保护着的同时也被控制着,在爱情里她是臣服者。绝望在她的额头上留下强烈的印记,伤疤却成为她转变的証明,她决定自己为她的混乱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负责,所以愿意不择手段做任何事只为了保全失而复得的爱情。独自面对世界的芭芭拉像在赎罪,于是她选择踏入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黑暗房间,以爱之名,芭芭拉自愿臣服于恶魔从而得到她所需要的救赎。

‧天使与魔鬼与拼图

带着救赎走向地狱──《通往黑暗的瞬间》(Magical Gi

  「不可多得的好人」戴米安静静地拼着他的拼图,拼图慢慢从混乱到完整时他也在一步步回归社会秩序。缺了一块的拼图竟会牵起不愿再次相遇的过去,而逃不掉也无法拒绝的过去竟又重新上演了一次,除了宿命,这还有一种鬼迷心窍。戴米安守护芭芭拉比起路易斯守护艾莉西亚还多了一种无法抗拒的使命感。以爱之名,戴米安也开启了魔鬼的骨牌阵。

每个人都将自己看作一个小宇宙,在每个人意识的最深处,命运的剧本正在上演,善与恶在交锋。……力量的冲突是内在的,人与自身斗争,魔鬼就在他自己身上。── Pierre Francatel

  对还是错?/理性还是感性?/好人还是坏人?

  类似这样非黑即白的问句在《通往黑暗的瞬间》里可以找到好几个,然而答案却都在两个极端之间的灰色地带。将世界一分为二并不困难,真正难解的是定义自己的位置。西班牙在欧债危机中也同样面对艰难的自我定义问题,电影中从斗牛问民族性,对国家的不安和自身的混乱相互投射,却都没有答案。

  正常与疯狂仅有一线之隔,理性和感性之间的界限则非常模糊,当两个极端的对立面交锋时,毁灭是必然的,但你却无从责怪起,也无可评断是非对错。每个人在不同关係里所扮演的角色落差极大,在一段关係里动机良善的一方可能是另一段关係里痛苦的带原,被控制的一方在其他时候也许才是发号施令的中心,让人在犯罪前停下行动的却可能是通往深渊的开始。如果有个角色打从一开始就被设定为绝对的坏人,要讨厌起来还比较容易,但反而因为没有哪一个角色是全然的好人或是坏人,每个决定都情有可原,每个看似不明理的行动都说明了彼此之间的深刻情感,这都加深了电影的冷冽。

  《通往黑暗的瞬间》是一个完整的圆,留白留得刚好,许多来龙去脉也就无须多说明。而且片中没有无用的细节,尤其是开头几分钟每个出现的小东西都像为了不在森林里迷路而沿路用石子做的记号,观众跟着剧情进入森林,回程照着记号沿路捡拾石子走以为回到了出发点,却发现一切人事已非。

电影资讯

《通往黑暗的瞬间》(Magical Girl)-Carlos Vermut,2014

台北电影节场次:7/08 7/13 7/16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