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觉失调的高风险阶段

2020-07-09    收藏634
点击次数:657

思觉失调的高风险阶段

    朋友都觉得小莉最近这1年很不一样!大一时成绩优秀,积极参与各种活动,但不知道何时开始,她变得沈默寡言、不再和朋友外出;上课常迟到,来了也都坐在最后面发呆;成绩一路滑落,问她怎幺回事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很难像以前一般专心,脑袋内常常很混乱,理解能力也变差了。
    和小莉说话时,发现她常常心不在焉,不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小莉怀疑男朋友不老实,但又举不出确实的例证,只说有时候会听到像男朋友在楼下跟女生说话的声音,但她也不确定;小莉告诉朋友她常有种不安全的感觉,好像一切都变得不太真实;朋友建议小莉到身心科就医,做进一步诊治。
    就诊后,精神科医师详细了解小莉最近的困扰,研判小莉是处于思觉失调的高风险阶段;经由详尽解释此阶段之特性,降低小莉的不安,并给予短期的药物治疗与心理谘商,减少过多的安排跟生活压力;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小莉又回到原本开朗的样子了。
    成大医院精神部曾怀萱医师说,思觉失调症是一种慢性精神病,台湾的盛行率大约0.5%,最常在青春期晚期到成年早期发病,病程越久或越晚接受治疗,患者的认知与社会功能的损害程度越显着,预后也越差;反之,早期就医早期治疗,越有助于患者的功能维持。
    细究思觉失调症患者发病前,往往会有一些不寻常的经验,如小莉所经历莫名的忧郁和焦虑、专注力差、不明究理的恐惧感、对外界敏感多疑、思考混乱、人际互动变差、言谈词不达意,并有一些若有似无的异常知觉经验,即模糊的幻听、错觉、部分现实感丧失等;学业、职业、社交,甚至自我照顾功能在最近一年明显变差,週遭的家人朋友也会觉得变得不太一样,却又说不太上来。
    曾怀萱医师指出,过去称这样的状态为思觉失调症的前驱期,但比较合适的说法是「精神病症的高风险状态」;处在其中的人只有约1/3会真正发展成思觉失调症或相关疾患,如有长期物质滥用、过去有过重大创伤,或家族血亲有精神病病史,都会增加发展成精神病症的机率。
    曾怀萱医师强调,「及早发现」并「及早介入」的重要性,除了可以帮助个案提早建立对疾病的认识,及早让个案了解精神状态改变和脑内神经传导物质的变化息息相关,并适当认知心理治疗或药物治疗能协助个案调整紊乱的脑内系统;最重要的,是个案对自己的改变更能掌握,并增加寻求协助的意愿,也能降低发展成思觉失调症或其他精神病症的机率。
    思觉失调症的治疗需要庞大的社会成本,而长期的医疗开销和照护问题,往往也造成家庭的困境、照护者的过劳及忧郁。曾怀萱医师表示,藉由增进民众对高风险状态的认识,鼓励有此困扰者及早寻求专业协助并定期追蹤,可以降低发展成精神病症的可能,减少住院治疗的需要,也能有较好的预后,这是精神医疗在未来发展的重点之一。思觉失调的高风险阶段思觉失调的高风险阶段思觉失调的高风险阶段思觉失调的高风险阶段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